Welcome to Hotel Katarma Galapagos

關於加拉帕戈斯 > 聖克里斯托瓦爾的历史

聖克里斯托瓦爾島的故事


在世界上的許多地方,不僅有建成的房舍和街道,亦有背後之奇聞軼事。聖克里斯托瓦爾擁有許多神話傳奇和人類活動的精采經歷,這些故事都是在地城鎮的靈魂,賦予當地獨有的性格。以下只是其中幾個故事.....


海盜勒威斯 

當我初次到訪,便聽說這裡有隱藏的、非常珍貴、來自海盜的寶藏。第一位知名且居於聖克里斯托瓦爾的海盜被稱作勒威斯(Lewis)。在殺害了Manuel Julián Cobos之後,勒威斯定居在巴克里索莫雷諾港。這位海盜靜靜地帶著他的記憶居住著,但偶爾會消失一陣子,並帶回錢財、黃金或西班牙達布隆金幣。我聽說他通常會以小划艇航行前往聖塔菲島(Barington Island),並將他的寶藏藏在那裏。無人知曉他究竟從哪裡獲取這些財富。勒威斯海盜帶著他的故事和財寶死去。


我不曉得黃金在何處,但有些島民說,他們曾在夜裡看到過。從一定的距離外,肯定是來自於埋藏之貴金屬因為自燃所導致的金色閃光。無論如何,我們可以謹記在心,假如你是寶藏狂熱者,當你拜訪聖克里斯托瓦爾島時,不妨帶上一台金屬探測器。

引用自Enrique Freire Guevara的《查塔姆傳說》(Leyendas de Chatam)。書中此事是由Jorge Sotomayor所傳述。而從他那邊,我是從Manuel Augusto Cobos那裏所聽說這個故事,接著我加以證實我所聽到的,他們大概為我講述了一千遍這個海盜傳奇。

基多鷹賊

​Luis Aníbal Paz,一個有純熟技術的男人,有「基多鷹」的稱號,他曾經居住於San Cristobal。「......他告訴我們,他已經服滿刑期,他沒有傷害任何人,因為他總是透過劫富濟貧而試圖做到公平。與此同時,從他的好友,一個綽號『明星』的小偷聽來的,不管他講得天花亂墜,我真的非常懷疑.......。在某些時候,我們看到一個水手正在接近,基多鷹眨了眨眼說:『嘿。』他說:『你留在這邊,我等下會讓你看某樣東西。』接著他指著水手說:『看那邊,那邊有個水手來了,你想看我在他完全不會注意到的狀況下扒走他的錢包嗎?』眼見為憑,我們頷首,場景開演。這位小偷站起來朝水手走並經過了他,他手的動作比我們能看見的更快。接著他回到我們身邊,就像甚麼事都沒發生。當那位水手翻找他的口袋......『這可憐的傢伙丟了他的皮夾。』基多鷹說:『看那裡!我沒有偷它,我只是發現這東西躺在沙灘上.....』而可憐的水手到處尋找,但完全找不著。


沒多久,在卡德隆號(Calderon)出海之後,我們就再也沒有聽過這個令人好奇的「基多鷹」的消息了。

故事從《達爾文所未行經的道路》(The Path Darwin Did Not Take by )所摘來。由Eulalia所節錄,她是 Mr. Rebelo的寡婦。


來自地獄

「這些土地都是從深海,透過活火山的噴發湧動而上升形成,無法居住、貧瘠且灰色的土地,由悽慘的孤獨感所統轄,而岩石則不斷為狂暴的海浪擊打,一次又一次。這是海中央的地獄,而這個地獄最重要的形象、最糟糕的禍害,就是改變從未降臨這裡。無論是位置的改變,或是心情的改變。由厄瓜多橫移來此,他們並不曉得秋季或春季,廢墟沒辦法做太多事情。」


Herman Melville (1819 - 1891), 北美作家,他曾來過加拉巴哥,並稱此地為魔幻之島。


Herman Melville並不是唯一混淆天堂和地獄的人。

以下是Martín Vargas的故事.....


「......我告訴你,我不知道這個地方。我們於二月3日上船前往群島。我並不打算在旅途中遭受任何困難,所以我給廚師20蘇克雷,並說:『看,兄弟,我們有三人,你為我們泡一杯咖啡,並準備午餐和晚餐。』我們獲得很好的待遇:一壺牛奶、一條麵包、波隆那香腸、奶油,我跟我妻兒吃得很飽。另外,我們是謹慎之人,我們也帶了一袋米、一袋糖、肉、洋蔥、幾何麵和醬料,只為了以防萬一。我們準時抵達,正好是二月7日,整整40年前。」

「這多麼的巧啊!」


「我們失去了船,他最終碰觸到艾斯潘諾拉島(Española),我們漂流了一陣子,直到抵達聖克里斯托瓦爾島(San Cristóbal)。第一眼見到這個島,我被嚇住了......」


「你認為它像是地獄?」


「比那更糟!它看起來像是個荒島,我嚇壞了,我沒看見任何生物,只有幾隻哀傷的馬匹佇立在那,那是個荒蕪的地獄。」

節錄自Dédalo Danubio所撰寫的《達爾文所未行經的道路》(The Path Darwin Did Not Take by )。


曼努埃爾 ‧ 胡利安 ‧ 科沃斯的蔗糖帝國,和番石榴的詛咒

當你走至埃爾普羅格雷索(El Progreso),你會看到糖廠的廢墟,過去那屬於曼努埃爾 ‧ 胡利安 ‧ 科沃斯(Manuel Julián Cobos),他1836年生於昆卡,1904年在聖克里斯托瓦爾被殺害。同時你也會看到兩棵巨大的棕梠數。科沃斯會懲罰不服命令的糖廠工人,他會將他們綁住並用棍棒責打。噢,還有,吃番石榴時你務必小心!這些科沃斯從厄瓜多本土帶來的水果,不讓任何人吃他們。有個倒楣的傢伙忍不住吞了這水果,因而遭到懲罰。由於沮喪和疼痛,這個人對科沃斯下了詛咒,並拼寫出「番石榴魔咒」:如果你在聖克里斯托瓦爾吃了番石榴,你一定會再回來。


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房舍

在聖克里斯托瓦爾最古老的房屋,是由進口的松木木板製成,這乃是從美軍於二戰期間在巴爾特拉島(Baltra)建立的分遣隊搶救出來的。當戰爭結束時,這個建物被廢棄。這不是回收,這純粹是人類生純的簡單舉動。有些人可以再利用別人浪費的物事,並對此感到一點滿足,他們是明智的。


該房屋被業主忽視,但早期的加拉巴哥居民給予它價值。如今這些房舍,幾乎有一個世紀之久,他們有些搖搖晃晃,但十分有價值。儘管它們是建立在戰爭中,但它們最後成為和平家園的一部份。

聖克里斯托瓦爾
船由金沙滩(Playa de Oro)